人才培养
毕业生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 人才培养 > 毕业生
洹水悠悠漳河柳——记安阳、邯郸游学
来自: 时间:2018-09-13 浏览:211

2018年8月19日至21日,张耐冬、张齐明、陈伟文、华建光四位教师带领程佳璇、胡杨、罗熙、张浩然、张玉兰、薛倩、高艺鹏、臧晓彤八名学生前往邯郸、安阳游学考察。期间先后参观走访了邯郸市博物馆、殷墟博物苑、小南海石窟、灵泉寺、岳飞庙、铜雀三台遗址、邺城遗址、邺城博物馆、天子冢、兰陵王墓等地。

8月19日,我们在邯郸市博物馆观看了磁山文化陈列、赵文化陈列、邯郸古代石刻艺术陈列和磁州窑瓷器陈列。其中,磁山文化因发现于邯郸西南的武安市磁山镇而得名,在此出土的家鸡骨、炭化胡桃和炭化粟均为世界最早的记录;赵文化则是邯郸历史的主体文化,陈列展现了赵国发达的冶铁、制铜、制陶技术,以及繁荣的商贸活动。

第二天,我们参观了殷墟博物苑。首先进入的是殷墟博物馆。展厅内部展出了殷墟发现的青铜器、玉器、甲骨文、殉葬坑等等。之后,我们又依次参观了殷墟车马坑、甲骨文窖穴、甲骨文书法长廊、乙七基址及妇好墓。本次参观的车马坑保存基本完整,共葬6车,5车随葬2马,4车随葬一人,对于研究商代殉葬制度有重要的参考价值。甲骨文窖穴主要展示了甲骨文埋藏实况以及最初的发掘整理过程,介绍了甲骨卜辞的制作过程以及某些特殊的甲骨。安阳小屯宫殿区的乙组和丙组基址中都有人祭遗迹,其中乙七基共有人牲约600个,为研究商代人殉、人牲制度提供了丰富实例。殷墟妇好墓位于小屯村西北,1976年发掘,保存完好。墓内随葬器物1928件,其中铜器468件,种类齐全,许多铸有“妇好”、“司母辛”等铭文;该墓是研究商代贵族墓葬形式的宝贵资料,墓内出土的青铜礼器对于研究青铜器形制和商代礼制也有重要意义。

8月20日,我们参观了小南海石窟、灵泉寺和岳飞庙。小南海石窟位于河南安阳市西南25公里的善应村龟盖山南麓,现存西、中、东三窟,以中窟内容最为丰富,对于研究北齐时期佛教艺术有重要价值。中窟佛像造像与东、西二窟类似,但是中窟门额上方及西侧刻有大量文字,为其它二窟所无。上方刻字为一篇题记,主要记录石窟建造时间及缘起,从中可知石窟最初开凿于“大齐天保元年”。西侧刻字依次为《华严经偈赞》和《大般涅槃经·圣行品》。题记和经文均为隶书,字体工整,字迹清晰,是研究北齐时期文字、书法的宝贵资料。

灵泉寺位于安阳市西南30公里太行山支脉宝山的东麓,创建于东魏武定四年(546年)。今寺内大部分建筑为今人重新修建,其中较有价值的是一对唐代石塔,共东、西两座,保存基本完好。基座四面壁上均有形态各异、造型精美的乐伎浮雕,塔心内部均雕有佛像、菩萨像等。此二塔是研究唐代佛教石刻艺术的宝贵资料。

岳飞庙位于河南安阳市汤阴县,庙内有五贤祠、岳云祠、岳珂祠、四子祠、贤母祠、三代祠等。原为岳飞和李氏夫人寝殿的二殿,现殿内墙壁上为岳飞和历代名人手迹碑刻。其中有一石碑上刻有脍炙人口的《满江红》(怒发冲冠)一词,落款为“天顺二年春二月吉日,庠生王熙书”,是目前所发现的此词的最早出处,其中最后一句为“朝金阙”,与今本“朝天阙”不同,有很大研究价值。

8月21日上午,我们前往邯郸市临漳县参观铜雀三台遗址及邺城遗址。曹魏所建邺北城遗址大都在今漳河以北,东魏所建邺南城在漳河之南。昔日的铜雀三台早已残破,如今只有金凤台仍保存有地面以上可以登临的一部分,铜雀台仅存基址的东南一角,而冰井台基址尚未发现。金凤台遗址台顶面积不大,有一排平房作为展厅。展厅里主要展览了魏、晋、南北朝时期的文物,如曹魏时期的螭首石刻,后赵时期“大赵万岁”的瓦当,以及北朝时期的佛教造像。

之后我们来到邺城博物馆进行参观。博物馆主要按照历史分期来介绍邺城地区,其中重点介绍的是邺城从曹魏开始历经后赵、冉魏、前燕、东魏、北齐共六个朝代的发展变化。此外,还着重介绍了六世纪前后邺城的佛教发展。通过探究邺城的兴衰历史,有助于我们了解影响城市兴衰的诸多因素,为今天的城市建设提供历史借鉴和新的思路。邺城佛教展厅展出的是邺城遗址及周边地区先后出土的佛教造像,多为背屏式佛教造像,其雕刻精美,形态各异,为研究北朝至隋唐时期邺城地区佛教造像的类型和题材提供了可靠的标本。

下午,我们前往“天子冢”——东魏孝静皇帝元善见之墓参观。封土顶上多为后世修建的民间祭祀庙,封土背后是1994年依坡修建的“水声台阶”。之后,我们又寻到兰陵王墓。正对坟茔有墓碑一方,墓碑现存放于光绪二十年修建的半地穴式碑楼内,碑首刻四行16个篆字:“齐故假黄钺太师太尉兰陵忠武王碑。”碑阴末行写有“武平六年八月”。碑身上半部分保存较为完好,字迹清晰,是研究书法文字以及相关历史的重要资料。《北齐书》《北史》关于兰陵王的记载仅500余字,而碑文共2000多字,且是在高肃被毒死后一二年内所记,其所镌刻兰陵王生平事迹,可补史之阙,证史之误。

      8月22日上午,我们一行人离开宾馆前往安阳东站,坐高铁回到北京,此次游学圆满结束。

                                                                                                                            (撰稿 罗熙,高艺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