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培养
国学院师生游学专题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 人才培养 > 国学院师生游学专题
最忆是杭州——记上海、杭州游学
来自: 时间:2016-10-26 浏览:1032


  201696-10日,在陈伟文、张齐明老师的带领下,国学院2013级本科生沈星驰、李绅两位同学从北京出发,前往沪、杭二地,对这两座充满了自然与人文魅力的城市进行文化考察。

96日晚,一行人抵达上海后,便前往外滩。上海开埠后,外滩就开始成为上海乃至中国的金融及贸易中心,一直以来被视为上海的标志和历史的象征。与外滩隔江相对的浦东陆家嘴,有上海标志性建筑东方明珠、金茂大厦、上海中心、上海环球金融中心等,则成为中国改革开放的象征和上海现代化建设的缩影。霓虹闪烁,照亮了雨后的夜空,陆家嘴就像舞台一般,展示着魔都上海的现代化魅力。

97日,我们一早便出发,经过一个多小时的车程,到达了位于上海市郊的高桥镇的高桥中学。在这里,矗立着明永乐皇帝朱棣命时任漕运大臣的陈瑄建造的宝山烽堠碑。宝山碑即明永乐《御碑》,撰于明永乐十五年(1417)五月。明万历三十三年(1605)《嘉定县志·山岗》记载:“宝山西北四里有御制碑”,盖是明宝山城处。《江东志》中载:“在山西南清浦东石桥北堍之左隅”,并“树碑亭以幕之”。光绪《宝山县志》也说:“御碑亭在清浦镇东桥街北”。东石桥或东桥街即现高桥乡清宝山遗址南的东桥头,亭毁后,又移至高桥中学校园内。19831223日,经原川沙县人民政府批准,将此碑列为县级文物保护单位。这座潮声中而起的碑,浮现着沧桑岁月的影子,承载着600年前先人们对遥远的海洋的憧憬与向往。当天,我们还前往上海图书馆查阅古籍。

98日上午,我们前往上海市博物馆进行参观。上海市博物馆位于市中心人民广场,是一座大型的中国古代艺术博物馆,馆藏珍贵文物12万件,其中尤以青铜器、陶瓷器、书法、绘画为特色。藏品之丰富、质量之精湛,在国内外享有盛誉。我们重点参观了青铜馆、陶瓷馆、雕塑馆和书法馆,既见识了众多国宝级的文物,也对中国古代青铜、陶瓷、雕塑、书法等的发展流变有了新的了解,更在青铜馆欣赏到了用编钟演奏的古调《阳关三叠》。钟声清扬,余音袅袅,恍若经年。

下午,我们离开了上海,来到了此行的第二站:杭州。这座位于江南的古城还尚未脱去G20峰会带来的喧嚣,亦未洗掉盛夏的暑气。然而,西湖的盛景却中和了这一股燥热,给人以清淡闲适之感。99日,我们一早便来到了位于西湖西北畔的岳王庙。岳王庙是历代纪念民族英雄岳飞的场所,始建于1221年(南宋嘉定十四年),明景泰年间改称“忠烈庙”,经历了元、明、清、民国时兴时废,代代相传一直保存到现在。殿内塑有岳飞彩像,其上有岳飞草书:“还我河山”巨匾。大殿右首是岳飞墓,系块石围砌, 墓碑刻有“宋岳鄂王墓”字样,旁有其子岳云墓。墓道两侧有明代刻存的文武俑、石马、石虎和石羊;墓道阶下有秦桧、王氏、万俟卨、张俊四跪像。墓道前方照壁上,有明人洪珠所书“精忠报国”四个大字。古柏森森,庄严肃穆,彰显着岳飞的忠诚和气节。

离开岳王庙,我们沿湖而行前往浙江省博物馆。是日晴空万里,清风徐来,波光粼粼,远处的苏堤绿意盎然,回看近处,却是接天莲叶,映日荷花,相映成趣。不一会儿,一座三层古式建筑便映入眼帘,那正是浙江省博物馆孤山馆区的主馆。孤山馆区位于杭州西湖孤山,主要由主楼、浙江西湖美术馆和皇家藏书楼文澜阁组成。主楼主要有三层,设有陶瓷馆、青瓷馆、漆器馆等展馆,一楼主要是展出一些陶器,二楼、三楼主要是瓷器,二楼主要是一些越窑瓷、龙泉瓷等,三楼是明清以后或更加晚期一些的瓷器。孤山馆区的西侧部分为清朝皇帝行宫遗址和江南著名皇家藏书楼文澜阁,建成于公元1783年(乾隆四十八年),为清代珍藏《四库全书》的七阁之一。公元1861年(咸丰十一年)文澜阁焚毁,公元1880年(光绪六年)于旧址重建,并建御碑亭及太乙分青室,是江南三阁中唯一幸存的一阁。文澜阁是一处典型的江南庭院建筑,园内亭廊、池桥、假山叠石互为凭借,贯通一起,全部建筑和园林布局紧凑雅致,颇具特色。

下午,我们来到了位于西湖西侧的灵隐寺景区,主要参观了飞来峰、灵隐寺、永福寺、韬光寺。作为禅宗五山之首,飞来峰石刻造像是中国南方石窟艺术的重要作品,这些雕琢于石灰岩上的佛像时代跨度从五代十国至明,在470多尊造像中,保存完整和比较完整的有335尊,妙相庄严,弥足珍贵。灵隐寺,又名云林寺,背靠北高峰,面朝飞来峰,始建于东晋咸和元年(326年),占地面积约87000平方米,被誉为江南禅宗“五山”之一。永福寺位于灵隐寺西约一华里处的石笋峰下,自东晋慧理禅师开山至今,已有1600多年的历史。韬光寺是蜀地名僧韬光禅师所建,五代后晋天福三年(938年)吴越王重建。1982年韬光寺被大火烧毁后,改建为一座敞厅,名"白云深处"。竹林簌簌,泉水淙淙,禅意悠长,令人流连忘返。

910日早,我们乘车离开了杭州。4天的旅行,看到的虽只是这两座城市的冰山一角,却也览遍兴亡之事,游目骋怀,获益匪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