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才培养
国学院师生游学专题
您当前位置是: 首页 > 人才培养 > 国学院师生游学专题
欲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 ——洛阳游学记
来自: 时间:2016-05-05 浏览:1141

“那堪好风景,独上洛阳桥。”为了更好地体会古都洛阳背后的文化精髓,在张明东、张耐冬、华建光、李萌昀四位老师的带领下,国学院师生17人于4月25日至28日,对河南省洛阳市进行了文化考察。

龙门石窟是游学的第一站。唐代诗人白居易曾说:“洛都四郊,山水之胜,龙门首焉。”龙门石窟就嵌于山水相依的峭壁间。石窟开凿于北魏孝文帝迁都洛阳前后,又经东西魏、北齐、北周以及隋唐至宋等朝代经营达400余年之久,共有97000余尊佛像,最大的佛像高达17.14米,最小的仅有2厘米。由于时间紧迫,我们只挑选主要的洞窟进行参观:规模宏大的奉先寺群雕中卢舍那大佛庄严大气,千年的微笑淡雅博大;西山北端第一大窟潜溪寺中西方三圣静穆慈祥;北魏代表性石窟宾阳洞主佛释迦牟尼面颊清瘦,体态修长;展现西方极乐世界的万佛洞金碧辉煌……龙门石窟是北魏、唐代皇家贵族发愿造像最集中的地方,同时兼具迥然不同的时代风格,展现了浮雕造像的突出成就。

26日,我们集中考察了洛阳市东的白马寺、汉魏洛阳故城、永宁寺遗址与二里头遗址。东汉永平七年,汉明帝刘庄夜梦金人,遂遣使永平求法,白马寺即为佛教传入中国第一站,“时以白马负经而来,因以为名”。寺院以佛殿最有名,由南往北依次为天王殿、大佛殿、大雄宝殿、接引殿、毗卢阁等,均列于南北向的中轴线上。寺址未迁动过,汉时的台井依稀可见,但建筑基本为后代重修。白马寺内还有碑刻40多方,对研究寺院的历史和佛教文化有重要价值。

汉魏洛阳故城是东汉、曹魏、西晋、北魏四个王朝的都城,北宋时期文学家司马光正是路经此处,有感于这座城市悠远辉煌的历史而生发出“若问古今兴废事,请君只看洛阳城”的概叹。汉魏故城几经浮沉,现存的规模与布局基本为北魏时期所遗留,由内到外分为宫城、内城、外郭城三重城圈。然而,故都的“车如流水马如龙”于今天的我们却只是空旷原野上的断壁残垣,伴着凄凄风声吹散一枕黄粱。

永宁寺是北魏迁都洛阳后孝明帝生母胡太后所立,其在当时无疑是规模巨壮、无与伦比的,常景在奉命写作的碑文中就盛赞道:“须弥宝殿,兜率净宫,莫尚于斯也。”《洛阳伽蓝记》中更记载其标志性建筑九层浮图“去京师百里,已遥见之”、“高风永夜,宝铎相鸣,铿锵之声,闻及十余里”。但同汉魏洛阳故城一样,我们于文字间所想见的高耸与闪光远没有那一方土基来的持久与深刻,镶嵌在北魏历史中的永宁寺见证了滚滚烟尘,孤毅地同它所爱的王朝沉沦,只留给我们虚幻的海市与无限的兴叹。

在张明东老师的接洽下,我们得以深入到二里头遗址挖掘现场进行参观。不同于脑海中被重重保护的挖掘印象,每一块未被发掘的土地都披着作物的外衣——那是片实在的麦地!我们突然有种神奇的体验:脚下走过的每一寸路都栖息着祖先的灵魂。在那里我们还亲自挥舞了洛阳铲,真正寓学于乐。

27日上午,我们参观了位于洛阳新安县铁门镇的千唐志斋博物馆。作为中国唯一的墓志铭博物馆,它以其珍藏的历代墓志石刻而闻名于世,现馆藏志石多达二千余件,另还藏有各类造像、经幢、碑碣及书法、绘画石刻。当我们穿过曲折的幽径,看过掩映在一大片翠绿地锦之间的“谁非过客,花是主人”八个大字以及一幅由康有为所写的对联,再向前行,便是墓志展厅。隔着玻璃,我们在老师的引导下怀着敬畏之心认真品读了重点展示的几块墓志,粗略了解、探讨了墓志的部分格式与写法。及至我们看到后面几个展览室中满壁的墓志之作,那种壮观场景所带来的震撼实是无以言表。累累的北邙墓冢或已湮没,而难计其数的随葬志石却仍在我们眼前,悠悠诉说着自魏晋至民国的不同人物的过往事迹。园林里的牡丹已又经历了一个轮回,蜂蝶穿梭其间,仿佛在采撷花儿遗落的故事。

27日下午,我们参观了洛阳博物馆和天子驾六博物馆。当一个形如方鼎、气势恢弘的建筑映入眼帘,我们便知晓已是来到了洛阳博物馆。跟随老师们的脚步,我们主要欣赏了“从洛阳到河西走廊”的专题展、“河洛文明”的基本陈列展和石刻馆。从石器时代的双耳彩陶壶到东汉的彩绘陶百花灯,从商周时代的青铜器具到大唐帝国的三彩女俑,从魏晋时期的石造像到宋朝年间的石虎,聆听着老师们的探讨与讲解,我们细细打量着每一件精品,企图透过它们与那些久远的时代联系在一起,侧耳倾听它们的遗物、文化在我们这个时代造成的回响,在这一片作为洛阳文化地标的土地上领略着洛阳古都的悠久历史和博大精深的文化内涵。尽管限于时间,馆内的其他展览我们无法一一遍览,与不少馆藏的珍品失之交臂的事实让人颇感遗憾,然而,这又何尝不是一个让我们再次回来这片土地的一个理由呢?想着将来某一日或能与它再次相遇,甚至遇上更美更好的它,那场景,想想便令人向往呵。

洛阳周王城天子驾六博物馆位于洛阳市中心的东周王城广场,它是依托“天子驾六”大型车马陪葬坑的原地原址所修建的遗址型博物馆。我们在馆内先是参观了《王城春秋——东周洛阳文明展》,在地图上探寻了王城的遗踪,在“亚”字型大墓模型前探秘了王陵布局,在列鼎制度、乐舞制度、佩玉制度、车马殉葬制度的模块展示前感受了东周的礼乐文明的精粹。其后,我们重点考察了“天子驾六”车马坑展厅,在惊叹于车马坑规模庞大,车子类型繁多、摆放整齐,展厅气势宏伟之际,我们也慨叹于这当今世界独一无二的“驾六”遗存背后所体现的殉葬制度的残忍。而当我们从博物馆出来,一阵惊雷仿佛是御马在天际的嘶鸣,划破苍穹的白光许是驾车人甩出的长鞭,来到洛阳后的第一场雨也是最后一场雨,倏忽间给了我们一个措手不及。

“北邙山头少闲土,尽是洛阳人旧墓。”28日上午,我们参观了洛阳古墓博物馆,现名洛阳古代艺术博物馆。它分为历代典型墓葬、北魏帝王陵和壁画馆三大展区。由于景陵——即北魏帝王陵展区正在进行施工维修,我们便预留了充裕的时间给其他两个展区。其中,历代典型墓葬展区既有对中国墓葬文化总体的宏观性的图片解读,又有历代不同墓葬的真实展示,令我们得以亲身观览北邙遗冢的墓葬文化的各种具体情形。我们一路探秘了自两汉魏晋到宋金时期的墓葬,看到了其间的墓室雕砖、壁画、棺床雕刻、墓室结构、随葬物件等,敬佩于古人对于死后世界的丰富想象,同时感受了丧葬习俗的变化。而壁画馆的参观则是让我们加深了对古代壁画发展历程的印象,了解了一些关于壁画保护的先进科技。

在这美好的2016年的暮春初夏时节,洛阳古都游学之旅终是在欢声笑语中落下了帷幕。当我们再次驶过伊河,再次回到洛阳龙门站,踏上回到北京、回到人大的归途,窗外的风景疾速地变幻着,不由又让人忆起七十二小时前初来乍到时的我们的模样和情景,时光仿佛又走了一个轮回,一来一去之间,我们又回到了原点。

不过,那并不是真正的原点,我们已经满载着一路的风光与感受,经历了古都的历史与人文的熏陶。行囊已满,又是时候该在我们求学的路上继续前行了。

前方,依旧有午后阳光沐浴下的书香满室,依旧有自清晨便行走远方的脚印延伸。(国学院2013级本科 刘宁 阮秀涵)